• 《丝绸之路》一隅极限空间,N种超越跋涉

      更没有人会料到,从此一别,竟再也见不到敬爱的周恩来了。

      针对人口密集的里斯本和波尔图,葡萄牙政府还提出了调整通勤时间、安排远程办公、协调用餐时间等以应对开学、返工及流感季节的到来。捷克重启部分此前已取消的防控措施应对疫情恶化。

      (责编:池梦蕊、高星)原标题:北京石景山冬奥城市志愿者训练营启动  石景山区团区委联合相关单位近日启动了冬奥城市志愿者骨干训练营活动,30余名骨干志愿者参加了在石景山首钢园进行的系列培训和拓展活动。  为全面做好服务保障北京2022年冬奥会、冬残奥会志愿服务相关工作,北京石景山团区委积极推进冬奥会、冬残奥会志愿者招募培训工作,努力为冬奥会、冬残奥会提供高水平、有特色的志愿服务。

    《丝绸之路》一隅极限空间,N种超越跋涉

      4月22日,由陕西省歌舞剧院演出的著名舞剧导演杨威新作《丝绸之路》,登临北京天桥艺术中心。

    年前,这个作品已经在西安灿然亮相。 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绝对不寻常的舞剧!  走进剧场,扑面而来将让你大吃一惊?谁把一片黄沙起伏的沙漠齐整整地搬到了舞台上?一片黄沙之上,舞剧怎么起舞?就在你满腹狐疑的时候,音乐被风声席卷而来,舞剧就这样闯入你的眼帘。 这里,全然没有寻常的故事,只是各种角色迎着风在大漠之上的卓绝跋涉与冲撞交织,在丝绸般绚烂的意绪下演绎着精神的困顿与昂扬……  这,就是“丝绸之路”。

    或者说,这,就是由丝绸之路的大概念决定的它的象征性舞台形象结构。   杨威,在中国舞剧导演中,是一个最大胆、也最为成就裴然的舞剧结构探险者。 结构,对杨威来说,就是舞剧的核心形象,与从这核心形象中生发出来的舞剧展开逻辑框架。 从《红梅赞》,到《梅兰芳》、《大地震》,每一出舞剧创作,都是一次她展开舞剧结构探险的出发。

    《丝绸之路》,将从哪里出发?  作为丝绸之路的伟大发端,古老的西安今天做丝绸之路题材的艺术作品,完全无需绕山绕水隔鞋搔痒,必须当仁不让,一出手就霸占这四个字——“丝绸之路”!舞剧名就叫《丝绸之路》,自然与常见的“丝路XX”之类不一样,丝绸之路上某时某刻某人遭遇某事的叙事不是她的落笔处,她要正面与丝绸之路本身对视,让丝绸之路本身成为舞剧叙事的主角。

    “丝绸之路”是什么?从空间上看,它横贯欧亚;从时间上看,它纵贯千年。

    如此宏大的人间奇观,如何能在一个多小时的舞剧中找到集中表现?杨威的方法,是钻进主人翁的内心,从里往外看。 如鲁迅所说,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走出了路。

    恢宏渺远的丝绸之路,是谁走出来的?是怎么被他们走出来的?取经布道的僧侣、奔走斡旋的使节、金戈铁马的军队、和亲远嫁的公主、贩运货物的商客、漂泊无定的游民……穿越岁月回到每一个角色的现场,无非都是背负着某种使命,怀揣着各自的热望,于莽莽荒原上绵绵不绝的行走跋涉。

      角色,一波一波过去了;生命,一代一代消磨在荒原里;枯骨,一块一块化成细细的沙子。 但是,脚印留了下来,沉淀、叠加,追着太阳延伸成漫漫长路。

    一点一滴地拾取那沉淀在这条“路”上万千脚印里的沉吟、叹息、呐喊、嘶鸣,那无量的沉吟、叹息、呐喊、嘶鸣,是曾经的万千灵魂的回响!舞剧需要高度概括,概括到哲学意味的隐喻和象征的高度。

    不同寻常的舞剧《丝绸之路》的形象结构在杨威心中成形了——  空间,这条路上最典型形态的高度浓缩:沙丘大漠。

      人物,这条路上N种角色的类型概括:行者、使者、护者、市者、和者、游者,还有一个内心信念的外化形象“引者”。

      一隅极限空间,N种超越跋涉。

    黄沙弥漫的寥廓空间,其实就是一种人生境遇的场所。

    在其间不停地行走的不同类型的角色,起伏跌宕着不同的生命冲动。 精神的冲击与困顿,情感的纠结与迸发,不来自具体事件的起承转合,而是直指他们因各自生命冲动的不同而遭遇到的大漠上的不同人生境遇。

    这是一个由一系列隐喻构成的象征舞剧,是一出大开大合的精神戏剧。

      独与天地同在,是大孤独,更是大圆融。 行者,踽踽而行。 只有心永远与他为伴,砥砺前行,去经历每一粒流沙的敲打,去感悟每一块砾石的世界。 沙是流动的,风是流动的,光影是流动的,昼夜是流动的,四季是流动的……都流动,心越发要笃定。 心定何方?穷其一生必须寻求的所在,终极的启迪透射大慈大悲的光芒。

    他们最经典的名字叫玄奘、叫鸠摩罗什。   天地间,一个人走来。 他手持符节,目光坚定执着。

    前任的白骨俯卧在路的尽头,那就是他新的起点。 他不需要太多的智慧,他只需要坚信帝国的召唤足以在黄沙肆虐中,廓清战争与和平的界线。 他最响亮的名字叫张骞、还有班超和甘英。

      都说商人贪婪,可他吞咽黄沙,却吐出绿洲;他闻着骆驼的粪便,却一路铺开丝绸。

    他搬运财富,往西,华丽了罗马贵妇和波斯女子的妖娆;往东,安顿了江南织女日复一日流水不绝的操劳。

    他的名字无人关注,人们只是笼统地称之为贾胡、胡客。 非要说出一个名字,他的经历就很特别:马可.波罗。

      将军来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席卷姿态,比疾风更迅疾,比滚石更摇滚。 黄沙掩埋,竟有一柄古老的长矛!为了利益,王者的利益,子民的利益,这一条长路,摆开了智慧与智慧博弈的棋局,也辟出了力量与力量冲撞的疆场。 没有长矛的锋利,怎镌刻成路边那警世的赫赫碑铭——和平之路!他的名字叫蒙恬、卫青、霍去病、飞将军。

      大雁南飞时,她北行。 一群大雁往南飞,她独行。

    浩浩帝国,经常把和平的希望,压在一副柔弱的肩膀上。

    有时候,柔弱才是坚不可摧的巨大力量。

    爱的方式、孕育生命的方式,也许比恨的方式、战争的方式,带来更多我们想要的。 她们让人断肠的名字,叫解忧公主,叫王昭君。   “人生流浪最销魂”!从世界的一个地方游走到世界的另一个地方,只要有阳光有水,他们就能生存。 丝绸与他们无关,但他们游走在旷古荒漠,比游走在熙熙攘攘的闹市和乡村更加自由自在!没人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属于底层百姓,可能某人叫狗剩儿、某人叫莱丽丝。

    他们集体的名字却很浪漫,叫丐帮,或者叫吉普赛。   前面横亘着九九八十一难,黄沙下涌动着饥渴的恶魔;今夜你可以停下脚步,荒原上有个女子,她的呢喃细语会点燃你的情欲之身,她温柔的怀抱等候你已经不知岁月。 一边是对天荒地老的未知艰险,一边是温柔乡的甜蜜诱惑,任你是行者、将军,还是商客、游民,谁能不彷徨,谁能不挣扎。 行走,肉体可能变成白骨;但最肯定的是,停下,精神立马已是骷髅。

      必须走!  整个舞剧就是形形色色的修行式的精神行走。   行走,在没路的地方走出路来。

    走出丝绸之路,走出生命之路,走出觉悟之路。

    行走,在没路的地方走出路来。 走向商贸的繁荣,走成文化的纽带,走上精神的高地!。

    《丝绸之路》一隅极限空间,N种超越跋涉

      ”  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王志表示,《草原上的萨日朗》是“讲好中国扶贫故事”创作计划的重点项目之一,该片也是北京市广播电视局重点扶持项目和北京广播电视网络视听发展基金资助项目。

      如果我们没有发现美的眼睛、没有创造性,艺术则无从谈起。要深入挖掘、冷静思考,避免创作中的同质化倾向,不做“多了一部而已”的创作。

    《丝绸之路》一隅极限空间,N种超越跋涉